雄壁资讯
雄壁资讯>时事>操纵股价,装窃听器阻碍证监会调查:奔腾集团董事长夫妇被罚 > 正文

操纵股价,装窃听器阻碍证监会调查:奔腾集团董事长夫妇被罚

2019-11-08 10:34:25   

近日,证监会公布了对奔腾科技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奔腾集团,832650.oc)及相关高管的处罚决定。奔腾集团因信中误导性陈述和虚假记录而被警告并罚款60万元。奔腾集团董事长张犹达和董田蜜永林分别被罚款30万元和10万元。

此外,奔腾集团董事长夫妇(张犹达和张小敏)受到了最严厉的处罚,但非法收入422.22万元除外,这是终身禁止进入市场。

《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证监会在处罚书中提到奔腾集团使用了极其恶劣的手段阻挠和抵制证监会调查人员行使调查权,严重扰乱了证券市场秩序。

具体表现为:态度蛮横,一再威胁恐吓调查人员;在调查人员进行调查的地方安装窃听记录设备;蔑视执法机关的权威,不注意调查过程的严肃性,作出不实的陈述,经常编造谎言为自己辩护,并向调查人员提供虚假证据。如果情况特别糟糕,他们应该受到严惩。

中国证监会关于惩治奔腾集团的决定。

奔腾集团成立于1997年,并于2015年在新的第三板上市。注册地为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主办证券公司是大同证券。主营业务是批发和零售各种家用电器和消费电子产品。

信息披露违规

2016年12月6日,上市公司国电英力特能源化工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英力特,000635)宣布,国有控股股东拟通过协议转让公司股份。控股股东英利特集团计划通过一次性整体协议转让其1.55亿股(51.25%)上市公司股份和100%英利特煤炭股份及相关债权。

公告要求受让方在当月19日前将“资格预审材料”带到英利特集团现场进行注册。公告发布后的第二天,奔腾集团董事会形成了参与上述交易的会议决议,并在当月16日的股东大会上通过了决议。对于这两项决议,包括第十五届董事会决议和股东大会决议,奔腾集团没有披露,也没有履行其信息披露义务。

现场注册的时候到了。2016年12月19日,奔腾集团法定代表人张犹达委托业内专业人士雷木华带信息到英利特集团申请注册并参与研究。不过,根据奔腾集团和英特尔集团提供的信息,12月22日,经过调查,雷木华建议放弃参与英特尔集团的股份公开转让。听了他的建议后,奔腾集团决定不参与英特尔集团股份的公开转让,此后也没有与英特尔集团有任何联系。

然而,2017年1月3日,已经“放弃参与”的奔腾集团董事会宣布了“收购a股市场上市公司的提案”,并予以通过,称公司管理层正在积极推进并寻找符合公司战略的目标。

2017年1月6日,奔腾集团收到国家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以下简称国家股份转让公司)的询证函,询问奔腾集团2017年1月3日披露的第17次董事会决议的内容以及奔腾集团股份的异常波动。

同年2月21日,奔腾集团回复了询价信,称奔腾集团于2017年1月6日向英利特集团发送了一份电子邮件申请,希望成为意向受让方。同一天,奔腾集团收到英利特集团的电子邮件,通过资格预审,同一天,公司在收到英利特集团电子邮件发送的“资格预审通知”后,立即通知主办证券公司,申请停牌。上述内容与奔腾集团和英特尔集团提供的信息注释中描述的事实不一致。

根据上述信息披露违规行为,中国证监会责令奔腾集团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张犹达被警告,罚款30万元。田永林被警告并罚款10万元。

非法操纵股票价格

在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Securities and Futures Commission)针对奔腾集团董事长夫妇(张犹达和张小敏)发布的处罚书中,也提到了两人操纵股价的非法事实,时间与上述信息披露相吻合。换句话说,违反信息披露是操纵股价的幕后黑手。

2016年12月30日至2017年1月6日(以下简称操纵期),张犹达和张小敏控制账户组的使用,集中资本优势、股权优势和信息优势,持续交易“奔腾集团”,操纵交易价格和交易量,导致“奔腾集团”价格大幅持续上涨。

张犹达和张小敏使用了9个证券账户,即“张犹达”、“王茂雷”、“邹茂炎”、“周茂炎”、“臧茂强”、“张牟亭”、“西藏奔腾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企业)(以下简称西藏奔腾)”、“西藏万盛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企业)(以下简称西藏万盛)”、“北京万盛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企业)(以下简称北京万盛)”。

操纵期间,上述账户组购买奔腾集团344.3万股,购买金额1537.2万元,卖出奔腾集团66.7万股,销售金额369.4万元,实际盈利70.37万元(不含税费);持有奔腾集团277.6万股。

操纵期间,奔腾集团股价从3.05元上涨至6.05元,上涨98.36%。同期,全国股票对公司构成指数下跌0.55%,偏离98.91%;做市商指数上涨1.4%,偏离96.96%。

中国证监会认为,张犹达和张小敏利用其金融、股权和信息优势,控制使用9个证券账户继续交易“奔腾集团”股票,违反了《证券法》第七十七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构成了《证券法》第二百零三条所称的证券市场操纵行为。

根据《证券法》第二百零三条的规定,中国证监会责令张犹达、张小敏依法处理奔腾集团非法持有的股份,没收张犹达、张小敏非法所得七十万元,并处三百五十一万八千五百元罚款。

此外,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已分别对张犹达和张小敏实施终身禁令。自决定公告之日起,排除期内,除继续在原机构从事证券业务或者担任原上市公司或非上市上市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外,不得在其他机构从事证券业务或者担任其他上市公司或非上市上市上市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

阻碍或者抗拒中国证监会调查人员行使调查权的

除了非法披露信息和非法操纵股价之外,奔腾集团在接受中国证监会调查时,似乎也扰乱了调查的进展。

“当事人使用特别恶劣的手段阻挠和抵制证监会调查人员行使调查权,严重扰乱证券市场秩序。”从中国证监会发布的三份处罚文件中可以看出这一点。

不仅如此,奔腾集团还多次在辩护中强调,上市公司股权转让制度的特殊性应该得到考虑。

“首先,奔腾集团是股份转让系统中的上市公司,上市公司和上市公司在法律上有着主要的区别。应考虑股权转让制度的创新性和包容性。其次,股权转让制度应采取自律措施和纪律处分。第三,股权分置中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责任不同于上市公司,否则可能会抑制其发展。奔腾集团这样认为。

为防范股价操纵,也有人说,股票转让制度应实行自律监管。过度的监管规则将限制股票转让制度的创新和包容性。

中国证监会对此进行了审查,认为股票转让系统市场是证券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证券法》对该市场信息披露违法行为的行政处罚符合中国证监会一贯的执法实践。股份转让制度市场并不违法,股份转让制度市场的包容性不包括违法行为,放松对股份转让制度市场的准入限制并不意味着放松监管。

“我将做出行政处罚决定,股份转让系统将给予纪律处分。在主体、适用依据、事实、性质、情节和社会危害程度等方面存在本质差异。股份转让系统给予的纪律处分不是我作出行政处罚决定的先决程序。即使股份转让制度给予纪律处分,我仍然可以作出行政处罚决定。”

张犹达和张小敏也为操纵股价的行政处罚辩护,认为处罚金额巨大,应采用接近消除合理怀疑的证据标准。如果处罚结果太重,应考虑处罚与教育相结合。

对此,中国证监会表示,案件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处罚范围合理。

河北快三开奖结果 重庆彩票网 江苏快3 广西十一选五

上一篇:从地理角度解析:为什么洛阳能成为十三朝古都?

下一篇:青州龙兴寺佛教造像,谜一般的微笑和残缺美

©Copyright 2018-2019 carcrazd.com 雄壁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