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壁资讯
雄壁资讯>汽车>“祖国万岁”压轴 华尔兹优雅伴行 > 正文

“祖国万岁”压轴 华尔兹优雅伴行

2019-11-06 09:29:09   

在昨天的群众游行中,当“祖国万岁”方阵的最后一个终曲伴随着“我和我的祖国”的歌声出现时,70人组成的国家标准舞蹈队再次引起了人们的关注。我看见他们穿着漂亮的衣服,展示他们轻松的舞蹈。他们带领一个5000多人的方阵朝着天安门门缓缓起舞。据报道,这也是国庆阅兵史上第一次在天安门门前表演大型华尔兹。起源于欧洲的民族标准舞已经成为中国新时期对外开放的缩影。

为了呈现这一独特的场景,北京舞蹈学院国家标准舞蹈系负责人韩美龄表示,自今年6月接受任务以来,北京舞蹈学院一直忙于创意编排。北京舞蹈学院国家标准舞蹈系二年级至四年级学生放弃了暑假的所有安排。

为了使这种舞蹈更符合群众游行的主题和音乐,舞蹈编排前后已经修改了十多次。韩美龄说,在这个场合首先要选择国家标准舞,我们需要展示国家标准舞的风格和特点。“我们用维也纳华尔兹,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快三步。这种舞蹈在舞池中逆时针旋转,它本身是一种非常流畅的舞蹈。我们都选择用大气运动来展示它。”我们最初在国家标准舞蹈中增加了一些拉丁舞动作,但是在这么大的场地上展示时,看起来很琐碎,所以我们立即把它拿下来,简化了动作。韩美龄说,每个人都可以在现场看到,学生的舞蹈动作基本上是保持脚在地面上,手基本上是向上张开的,向观众传递一种“气氛”的感觉。

韩美龄还说,为了更好地在广场上表演1分40秒的舞蹈,他们克服了许多困难。“例如,天安门广场很大,对学生步幅的要求比平时高得多。经过计算,每个学生走一步大约需要一米。学生们在大步前进的同时,为保持舞蹈动作的标准做了很多努力。此外,与跳舞用的木地板相比,广场上的地面摩擦力太大。传统的麂皮舞鞋不能在广场上穿。因此,学生们在广场表演时穿上特殊的舞鞋。拱形位置较高、外观与旅游鞋相似的鞋,便于儿童在广场上跳跃。”

“此外,我们不仅要让学生尽快适应节奏,场地的变化和各队之间的协调应该是统一的,还需要与方阵和音乐相协调。我们站在整个方阵的前面。当节奏响起时,我们必须在四个小节内跳出方阵,也就是说,不到8秒,在方阵前方约5米处跳舞,否则后面的方阵人群会很快跟上。这个要求对学生来说很高。他们不仅要考虑运动的标准,还要考虑“大军”的速度。”韩美龄说。

“我们还发现,因为广场很大,音乐延迟,声音嘈杂,学生们听到的音乐不同步,甚至听不到音乐。”韩美龄介绍说,为了应对这种情况,当音乐节奏响起时,学生们会用四个八拍互相提醒。当他们第一次听到节奏时,他们会大声喊出来,连续听到节奏的学生会跟着喊下去。当第四个八拍被叫出来时,所有人都会跳。"如果每个人都互相提醒,那将是整洁的."

在这支国家标准舞蹈队中,16名学生刚刚在五月的"黑色泳池舞蹈节"中获得金牌。这个舞蹈节也被称为“国家标准舞蹈奥林匹克”。国家标准舞蹈系高年级学生冯龙是参与者之一。他告诉《北青报》的记者,他很自豪能参加国庆阅兵。虽然跳国家标准对他来说不是很难,但在这项活动的不同场地,技术要求和步速距离与平时不同。他们必须一丝不苟、持续不断地训练,一次又一次地与合作伙伴磨合以满足要求。

温/我们的记者吴文娟摄影/我们的记者柴成

延长

36个视频和31首音乐是如何实现“二级转换”的?

昨天早上的游行方阵,36个游行方阵使用了31段音乐,广场的大屏幕为每个方阵播放了相应的背景视频。音乐的选择始于去年。视频材料的选择和现场拍摄持续了几个月。仅从每个省获得的材料量就达到5t。当不同的方阵在现场行进时,音乐和视频的转换也是一项“技术工作”。几名工作人员手动操作,在几秒钟的反应时间内实现无缝连接,确保群众游行顺利进行。

在前一次国庆群众游行中,广场上的大屏幕直播了游行的电视画面。游行第一次播放了每个广场的背景视频。这些视频是预先制作的,以扩展彩车的内容,对比游行气氛,并指出广场的主题。

音乐系的工作也是“实质性的”。音乐选择、后期交流、录制和现场发行都需要专门的投资。游行方阵展示了这个国家的发展过程。每个方阵将根据方阵的主题选择具有时代特色的音乐,如《东方红》、《春天的故事》(The Story of Spring)。音乐的声音会提醒人们特定的时间。音像部门邀请了音乐学院和军乐团的专家作为其外部智囊。研讨会将在每个阶段举行,讨论和检查。

音乐确定后,交响乐团需要根据音乐进行安排和排练。在密切合作的同时,它还将与3000人的合唱团密切合作。唱诗班由首都许多学院和大学的学生组成。每个人都需要记住歌词。音像部门需要进行充分协调。合作过程中随时都会有调整。如果合唱中不能达到高音,就必须在作曲上进行调整。必须相应地调整安排和编排。在过去几个月里,这种调整变得很普遍。

36节指骨的31首乐曲全部通过现场手动操作进行切换。快速或慢速切换将直接影响游行的节奏和效果。七名工作人员当场行动,留给他们的反应时间以秒为单位计算。这种熟练的操作来自于平时的多次训练。

工作人员说,转换的最大挑战来自阅兵方阵的不确定性。人不是机器。尽管进行了严格的训练,方阵走得快或慢是正常的。一个方阵马上就要来了。之前的方阵还没有被展示,音乐还没有结束。是否切换需要员工当场做出决定。工作人员说,这需要感性和理性的结合。理性是在没有太多错误的情况下在某一点上转换。感性取决于自己对音乐的熟悉和理解,结合现场的实际情况,确保前后指骨展示的完整性和游行的整体流畅度,并酌情做出准确的判断。

让他们头痛的是,每次演习中暴露的问题是不同的。方阵到来的时间不同。这次可能慢几秒钟,下次可能快几秒钟。没有现成的经验。只有通过反复训练、考虑各种情况和准备各种计划,他们才能安全。温/我们的记者李泽维

上一篇:输球又输人!苦战两加时 澳大利亚终输球,赛后博古特辱骂球迷

下一篇:第四届山东省腹腔镜胃结直肠外科学院巡讲济南站交流会召开

©Copyright 2018-2019 carcrazd.com 雄壁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